芭蕾演员之殇:为“瘦”糟蹋身体 停经18个月

舞蹈评论家莱斯利-安妮·塞耶斯(Lesley-Anne Sayers)曾评论说,芭蕾舞的形象被过度性别化和美化了,“永久的童贞,理想化的飘逸的女人味,更接近上天和神话的领域,而非扎根于大地的、母性和自然的形象”。”在加里塔诺被解雇后不久,英国皇家芭蕾舞团19岁的年轻芭蕾舞演员谢尔盖·普诺宁(Sergei Polunin)也忽然退出了剧团,打算放弃舞蹈。

舞蹈评论家莱斯利-安妮塞耶斯(Lesley-Anne Sayers)曾评论说,芭蕾舞的形象被过度性别化和美化了,“永久的童贞,理想化的飘逸的女人味,更接近上天和神话的领域,而非扎根于大地的、母性和自然的形象”。在19世纪,芭蕾演员曾被人们批评身形过瘦,以致女性的魅力都被抹杀掉了,特别是她们饱满的胸部这在如今的芭蕾舞台上已经相当“罕见”了。

“要快速而清晰地做出那些困难的舞步,就必须要瘦,不然不但会让你身体紧张,还很可能会受伤,也会伤到负责托举你的男演员。”《纽约客》的一篇名为《芭蕾演员身体》(A Ballerina Body)的文章曾对芭蕾舞偏好的那一种身体条件做了明确的说明,要瘦,还要更瘦。这不仅关乎技术展现和安全,更关系到芭蕾舞所崇尚和体现的那种超出一般意义的线条之美,头、手臂、肩膀、腰部、骨盆、腿和脚,身体各个部分的衔接和作用都要美观协调,如果超重,甚至是正常体重,都不太容易达到这种要求,因为身体中的脂肪会妨碍各个部位之间的分离,使身体更难弯曲,这么说吧:“你携带的脂肪越多,你的身体就越像只有躯干这一个部分。”

“要有多瘦并没有一个标准,只是通常情况下,你环顾四周,都是很瘦的人,你的老师可能也会当着你赞叹一些人,看她那么瘦那么美,这会让你认定在芭蕾世界里瘦是必须的。”玛利亚弗朗西斯卡加里塔诺(Mariafrancesca Garritano)这样对本刊说。这位意大利斯卡拉大剧院(La Scala)的明星芭蕾舞演员回忆说,她在16岁时考入斯卡拉附属芭蕾舞学院,在学院的训练导致她和很多同学身体畸形。“十几岁练舞的时候,因为不够瘦,老师在同学们面前叫我马苏里拉奶酪和中国饺子,于是我疯狂地节食,体重只剩下43公斤,也因此在十六七岁时停经18个月,而学院里还有很多女孩子因为争相少吃而停经。”在她名为《关于芭蕾舞,有请真相》(The Truth,Please,About Ballet)的书中,这位33岁的芭蕾舞明星记录了这段不愉快的回忆,她通过自己的经历历数了芭蕾舞给她和同行身体所带来的伤害,她也因此被斯卡拉大剧院解雇,理由是“破坏了公司形象”。

位于米兰的意大利斯卡拉大剧院,是世界上最古老最有威望的大剧院之一,在这里有一条“永远不要谈论饮食失调的话题”的沉默规则,加里塔诺深知自己所要面对的包括丢掉工作这样的风险,而随后的事实也确实证明了这条潜规则,斯卡拉大剧院甚至将加里塔诺出书引起的风波视为丑闻一桩。出书之后,剧院和舞蹈界的报纸杂志都没有给予更多评论,但是加里塔诺获得了剧院之外的关注,很多人给她发邮件或是在Facebook上留言,表达他们对这本书的信任和喜爱。在看了加里塔诺的书之后,两个芭蕾舞演员自发向217名同行发出了关于饮食失调和其他问题的调查问卷,其中的40%已经离开舞台,76%是女性。他们把调查结果发给加里塔诺:有83%的被访者认为饮食失调一直以来都困扰着芭蕾界,有1/3已经离开舞台的被访者承认,“饮食失调、性骚扰和种族歧视是使她们结束职业舞蹈演员生涯的原因”。

在《关于芭蕾舞,有请真相》中,加里塔诺回忆说,在芭蕾舞学校时,她每天早餐只吃两块饼干,午餐是一杯酸奶,而晚餐往往是一个苹果或一根香蕉,然后依靠肾上腺素完成每天的训练。一些女孩子因为缺少营养甚至要被送进医院抢救,通过针筒注射营养,之后有些人患上了抑郁症,至今仍然需要心理帮助。

Posted on 2022年7月20日 in 世界杯比赛规则|沙特阿拉伯队 by hthcom
标签:

Comments on '芭蕾演员之殇:为“瘦”糟蹋身体 停经18个月' (0)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